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10|回复: 0

20200423举报湖北襄阳宜城市雷河镇党委书记张红波滥用职权 ...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20-12-10 12:5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举报湖北襄阳宜城市雷河镇党委书记张红波滥用职权勾结黑恶势力欺压百姓胡新珍为寻求公平正义反遭打击报复该由谁来追责?无休止的迫害何时休!
  简 介
  我儿子是一名退伍军人,我们家是军人家属,被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勾结黑恶势力欺压,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及父母被打伤残,三人住院半年之久,三层楼房与四间相房被推毁,全部财产被埋,我儿子的退伍证、荣誉证书被埋,举报人正常维权多次被绑架,两次强行带刑具手拷拘留。至今无人过问,不依法给予解决。
  举报人:胡新珍,女,汉族,住址: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七里村1组。身份证号码:420623196511093521,电话:13257293988.
  举报人:李纪文,男,汉族,住址: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七里村1组。(系胡新珍丈夫,本案的受害者)鉴定轻伤。
  举报人:胡发全,男,汉族,住址: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七里村1组。(系胡新珍父亲,本案的受害人)脑出血,全身都有伤,有医院证明。
  举报人:金祖英,女,汉族,住址: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七里村1组。(系胡新珍母亲,本案受害人),脑震荡,全身都有伤,有医院证明。
  被举报人: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原党委书记:张红波,(注:现调离至宜城市水利局局长。)整个案件的幕后指使人,雷河镇七里村项目工程指挥部指挥长。李军,副镇长,七里村干部胡千华,村支部副书记。
  被举报人: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现任党委书记,林甲义。镇长,李庆锋,黑恶势力及腐败的保护伞,案件的帮凶。
  被举报人: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派出所:法人代表:李操(所长)
  黑恶势力及腐败的保护伞,案件的帮凶。
  被举报人:湖北省宜城市信访局副局长:李家宏(住北京大红门,组织黑恶势力,专门迫害上访人)黑恶势力及腐败的保护伞,案件的帮凶。
  控告事项:
  一、雷河镇原党委书记张红波,为谋暴利非法暴力强拆、滥用职权、故意伤害、报复陷害;
  二、宜城市雷河镇派出所所长李操在整个案件中失职渎职,徇私枉法,放纵犯罪。
  控告请求:
  一、停止迫害,依法全额赔偿房屋拆迁安置等各款项。
  二、赔偿强拆抢劫损毁房屋及财产的损失。
  三、依法赔偿由此案所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或精神损失。
  四、依法追究以上被举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及行政责任。
  事实与理由:
  一、利益驱使下的拆迁,就是一场压迫“战争”。
  2014年6月,被控告人为拆控人房屋,派数十名工作人员不间断的采用威逼利诱的手段要求控告人签拆迁协议,因赔付不到位不合理,(注:因为我们是非是集体土地但已拿入宜城规划区内的房屋,雷政文[2015]3号听证答复摘要上有说明)我家的补偿与周边人家的补偿相比打了对折,物价局在整个房屋登记中出现严重的漏登错评现象,搞暗箱操作,三层楼一会说一层一会儿说二层,至今控诉人家还少一层楼。 2014年9月29日强行拆除通知书上说,控告人严重阻碍市政工程建设进度,我村需拆迁有五户,其中有彭明柱、郑风涛、彭明华、余国富包括控告人家,我家在路边是门面房,开的是缝纫店代卖小百货,彭明华及余国富二家房屋拆迁款已领取,两家房屋至今未拆,既然土地已被征收,为何他们两家又在原宅基地院子的空地建起了新房(两户被征走旧房直到2018年2月才拆除),雷政文[2015]3号听证答复会摘要(造假)文件中说2014年8月底彭明住与郑风涛两户相继签订了拆迁协议,事实郑风涛至今未签订补偿协议,房屋至今未拆,请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及宜城市各部门领导给一个有力的说法。2014年10月8日上午,在控告人不知情的前提下,被控告人镇党委书记张红波非法组织黑恶势力一百多人,手持木棍将控告人一家4人殴打成重伤,70多岁的老母亲被打成脑震荡,全身都有伤,老父亲被打成脑出血,全身都有伤;控告人的丈夫李纪文进宜城市人民医院就插氧气抢救,而宜城市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书却是皮外伤。我们在襄阳医院及省同济医院均被检查为肋骨打断两根,创作性湿肺,左耳神经被打坏。雷河镇派出所所长李操指定的法医鉴定为轻伤,控告人对他们这个鉴定有怀疑。
  控告人400多平方米的三层楼房和四间厢房全部捣毁成废墟,房内财物全部被埋,我儿子当过兵,退伍证也被埋在里面。财物损失数额巨大,其情节特别严重。控告人伤病好转后多次去雷河镇派出所找所长李操。宜城市公安局状告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建设工程指挥部负责人李军(副镇长)、七里村副书记胡千华、参与强行毁坏控告人房屋及其他财物的实施者,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要求立案侦查,追究上列被控告的刑事责任及行政责任,雷河镇派出所所长李操,宜城市公安局均认为镇党委书记张红波的行为属政府行为,非法作为不予立案通知书(有立案申请、复议申请证明,被举报人又到宜城市检察院提出申请监督,至今宜城市检察院不给答复)。还把在此案中受伤害的控告人丈夫(李纪文)非法定为犯罪嫌疑人宜公(雷)刑保字[2016]17号取保侯审决定和监视居住宜公(雷)刑监字[2015]26号,还又把控告人丈夫(李纪文)非法定为故意伤害罪宜公(雷)传唤字[2017]6号,法律为谁设?公理何在,公正何在?强拆经法院裁决([2015]鄂宜城行初字第00022号)行为违法。既然法院判定是行为违法,就是故意毁坏财物罪,就应立案侦查,四个人被打成重伤没有任何人负责、房子被认定非法强拆、故意损坏财物依旧没有追责,更没有依法合理的赔偿,这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对老百姓实施的压迫战争,法制社会下的“恶匪”行径压倒了一切。上列被控告人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且是共犯,根据《刑法》第270条之规定,结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公安局《关于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第33条之规定,被控告人的行为已达到了立案追诉的条件,应该依法予以立案追究。
  二、披着“法制”的外衣,使用“黑恶”的手段,无休止的迫害。
  财物被毁、家人被打、房子被拆没有任何人被追责,控告人向各级政府领导反应问题、讨要说法,他们官官相互,互相推诿,始终无人过问。2015年10月中华大道安装下水管道,用挖机挖沟几百元就可以安装好管道,可恶的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利用职权请黑社会用机器从我家地基下打洞,花几十万安装下水管道,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就是不解决我家房屋被非法强拆及打伤打残人的事。2015年2月5日离新年还有2天,镇党委书记张红波指使副镇长李军、陈华(城建所)、周成勇(城建所)、胡千华(村支部副书记)再次非法组织70多人(其中还有社会闲杂人员)强行拆除我和我女儿家的房屋脚,雷河镇镇党委书记张红波欺下瞒上,请记者还上了电视说是拆除违建。当时七里村有外地户口的人在我村大田面积建房及村里本地人也有在大田面积上建房的,这种行为国家是不允许的,是违法的。那些真正违建的住户为什么不拆除?唯独不准我家建房,这是明显的打击报复!还牵连我的女儿,地方不作为,被逼无奈只得进京讨公道,向中央各部门反映问题。
  三、自从我上访维权以来,可恶的宜城市雷河镇的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多次派黑社会跟踪、绑架、监视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曾经多次派黑社会打手把我从北京中央抓回强行戴刑具手铐非法拘留(有拘留证为证)。
  2017年11月1日在襄阳扣留所被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派出所所长李操、司法所所长陈建辉和何建、村支部副书记吴风雨、村妇女主任徐志华、村干部李正华,其中还有两名黑社会,他们把我接出拘留所,湖北省宜城市雷河镇派出所所长李操、司法所所长陈建辉和何建、村支部副书记吴风雨先回到七里村,我由村妇女主任徐志华、村干部李正华,其中还有两名黑社会把我带到湖南张家界(说是新上任的政党委书记林甲义和镇长李晓锋叫他们带我出去旅游,当时还给我买了衣服和鞋子),不知什么原因,第二天妇女主任徐志华又说现任党委书记林甲义和镇长李庆锋叫我们带你回去,你家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回家才知道先回来的派出所所长李操及司法所所长陈建辉和何建、村副书记吴风雨,到我家说我失踪,叫我家人报警,新上任的政党委书记林甲义和镇长李晓锋的目的是想把我谋杀,自从听说省巡视组及中央督导组要来之后,新上任的政党委书记林甲义和镇长李晓锋不是请黑社会上门寻衅滋事,就是千方百计用各种手段阻止我维权(不管我们到襄阳还是省里还是北京维权,都有黑社会人员跟踪我)。2018年9月13日到省信访局找中央督查组,举报地方涉黑、涉恶、违法违纪的事,省信访局门口也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员,问我反映什么问题是哪里的人,难道是怕他们的腐败行为及违法违纪行为被中央知道公之于众吗?正常信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更是表达诉求的一个渠道,是谁给他们的权利迫害上访人!
  2018年5月21日下午4点左右控告人在北京永定门客运站附近被三人(两男一女,他们身上都有刻纹身)再次劫持,他们声称他们是警察,是新上任的政党委书记林甲义和镇长李晓锋叫他们来接控告人回去解决问题的,强拉控告人进入一辆黑色轿车后抢走控告人的手机、身份证和1900元钱,最后又转到一辆面包车中(车中有6人为男性,他们说后面车还有山西两名上访者),当到了湖北省宜城市境内时,黑社会分子给幕后指挥人打电话问:“车上这个女人怎么处置?”最后,他们就把控告人带到偏远处,两人开始对控告人进行殴打(边打边录制视频),并不停的谩骂威胁说:“让你还告状、再上北京把你腿打断”控告人苦苦哀求仍然没有阻止被打的命运,边打边发视频给“幕后指挥人”看,打完后把控告人丢在野外,最后还是好心的村民看见了才报的警。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不是第一时间出警而是问的打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听说是控告人他们不出警,报警后不知什么原因,绑架我的人又把车开回来再次强行将控告人拖上车,又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幕后人说打轻了流的血不多,让打狠一些。一边打一边又发视频给幕后“指挥人”看,在好心人帮助下,控告人回家后打湖北省宜城市政府各部门领导,要求他们给我一个说法(我是正常维权犯了什么法?),市政府领导不接待我,更不让我进去,还说你的事情我们知道。
  2018年6月因为宜城市政府领导不接待我,我又上襄阳信访局维权,宜城市信访局领导梅科长及村支部副书记吴风雨马上追到襄阳市信访局让不接待我,襄阳信访局领导邓万选不准控告人见襄阳市政府领导(因为每个星期二是襄阳信访局接待日),这真是无法无天。直到最后听说巡视组要到宜城,宜城市政府领导才接待我,控告人找政府扫黑除恶办公室领导举报,接待控告人是扫黑办主任吴光三骂我说:“你这个死女人找死,你这是老问题不登记,也不收材料”控告人又找公安扫黑除恶办公室也同样不登记,不收材料。后我又找到湖北省宜城市纪委监察部举报反应问题,他们说不属于他们管。
  四、这一切犹如电影里的情节都活生生地在控告人身上上演,动机明确、目的清楚,打人者及其“幕后指使者”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抢劫、伤害,可见其对法律的蔑视、手段之卑劣、气焰之嚣张,是谁在撑腰?绑架、抢劫、伤害都是《刑法》中的重罪,到底有没有政府的影子?
  2018年8月18日听说省巡视组到了宜城,我们冤民认为看到了希望(谁知宜城市政府领导也在场),当天我就带着举报、控告、打人的图片及一些相关证据,交给了巡视组领导做了一些登记,巡视组陈处长听说我家装有监控,还有强拆打人的视频,叫我第二天把视频拿给他看。
  控告人又于2018年8月19日到了省巡视组办公的地方,把U盘交给了巡视组的陈处长,巡视组领导看到了黑社会私闯民宅手持木棍,对控告人进行拖拽殴打(殴打的画面被巡视组陈处长用手机拍下来),黑社会分子殴打控告人丈夫(李纪文),警察站在一旁也不管也不制止(这个血腥的画面也被巡视组领导陈处长拍下来)。
  2018年8月24日控告人又到省巡视组办公的地方,问他们我们反应的问题如何处理,可巡视组领导说他们只管登记,三个月给答复,还说时间长的很。
  2018年8月30日晚上9点有1名黑社会份子进我家寻衅滋事,找我家要医药费,还说他们还有二名人员还在车上,黑社会分子给控告人录视频,还说要控告人和他一起去找镇党委书记张红波,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说什么法院找他们要判刑,要求我和他们签订协议,并说他们是镇党委书记张红波指使七里村支部书记周祖贵和副书记胡千华请的他们,说我们之间没有冤仇,在拆迁中他们先打伤我们后,我们又把黑社会那边的人打伤一个,当时控告人没有同意(因为他们说的是不合法的)。
  2018年9月6日晚9点黑社会再次上门(后听说他们总共来了6个人),有3名黑社会上门威胁让我们(控告人)签协议还要打人,并威胁如果不签协议他们今天就不走,让我们没办法休息,还说明天带20名黑社会来到我家吃喝不走了,最后那名黑社会又说他们找警察到我家,要求控告人当着警察的面说双方受伤互不追究,说完后他就离开我家,又叫了另外一名黑社会坐在我家里,晚上11点控告人丈夫(李纪文)给派出所打电话,听说黑社会找你们你们什么时候到,最后派出所副所长徐忠海到我家,也叫我们和黑社会签协议,还说是我家报的警找的他。
  2018年9月8日派出所副所长徐忠海又找我家亲戚上门劝说,叫我和黑社会签订协议(注:2015年8月14日因强拆打人事,派出所不出具立案告知,因此我在襄阳公安局维权,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及派出所所长李操知道后,用同样的手段请8名黑社会上门威胁说:我们把黑社会那边的人打伤,让控告人家拿出20万元出来解决,不然就要打人,没办法控告人老公(李纪文)报警,警察当场把8个黑社会带到雷河镇派出所,随后村支部书记周祖贵用车把控告人老公(李纪文)带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李操威胁说:让他和黑社会达成协议,并说各自的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自己承担,如果不签订协议(威胁说)就把控告人及对方都抓起来,还说这些黑社会再上门打人,我们派出所不管)。还说如果不签协议双方都要坐牢(黑社会是私闯民宅,我家是正当防卫)。派出所所长李操的说法是不合法的,我家绝不会和任何人签订协议的。不言自明!他们和这些黑社会是互通的,这些黑社会是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及新上任的党委书记林甲方、镇长李庆锋和派出所所长李操找来的,他们请黑社会找我家要求签协议的目的,就是不给我家解决问题,想把我家的事了结了,到时又欺下瞒上,说我们和黑社会双方达成了协议,双方已互不追究,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和派出所所长李操、市公安局他们不作为,乱作为,利用职权欺压百姓的事也不追究了,两次黑社会上门我也找了省巡视组反应问题,可是省巡视组领导不管让控告人找政府。我们不知巡视组来的目的是干什么,自从维权市政府领导、信访局局长、原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多次威胁控告人说:你一没有后台,二没有人际关系,吃点亏算了,你到处告状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中央一再强调扫黑除恶,消除地方欺压百姓的政匪恶霸及混进党内的腐败分子。难道中央的政策在湖北省宜城市行不通,地方上的黑暗就无人管了吗?有待上级各部门领导明察,相信黑恶的手不会遮住公平、正义的法制的青天!
  信访是公民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一种方式,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一项权利,被控告人雷河镇原镇党委书记张红波及新上任的党委书记林甲义、镇长李庆锋对控告人强拆、伤人的违法事实不予依法合理、公正解决,反而对控告人的正常维权行为利用黑恶势力加以打击报复、威胁、迫害,一错再错,错上加错,是严重违法违纪,更是对法律肆意践踏,以上情况全部属实,若有半点虚假,控告人愿付法律责任。恳请上级各部门领导体恤民情、彻查此案,保障控告人的合法权利,维护法律的公平与公正,谢谢!
  此致
  上级各部门领导
  举报人:胡新珍
  电话:13257293988
  2020年4月23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襄阳桑拿网  

GMT+8, 2021-4-19 18:04 , Processed in 0.098851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